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255|回复: 2

铭记“血案”寻踪辛亥细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7 17: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铭记“血案”寻踪辛亥细节

编者按

  100年前的四川,在翻天覆地的革命浪潮中发生了太多动人心魄的事件。那些淹没在岁月中的历史细节,会对我们讲述怎样的往事?为此,我们走访相关研究人员,试图从浩如烟海的史料中钩沉出鲜为人知的线索。100年来第一次公开的 “成都血案”遇难同胞名单,为同志军围攻成都营造有利形势的大相岭阻击战……从不同的侧面,勾勒出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寻找“成都血案”的历史细节


  “刘元章,男,15岁,籍贯罗江,机匠;张万寿,男,73岁,籍贯张掖,放马……”日前,由省委统战部和省文史研究馆联合主办的“百年辛亥”展览在成都人民公园里举行,一份详细的 “成都血案”遇难同胞名单引起人们关注。白底黑字,这份100年来首次公布的名单,引来人们无数疑问。

  “成都血案”是如何发生的?这些历史细节又是如何被发掘出来的?为此,记者走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李永晖。《川人自保商榷书》成赵尔丰借口

  “骇人听闻的‘成都血案’,是四川保路运动中不能抹去的重要历史事件和转折点。”李永晖告诉记者。

  时间回溯到1911年。由于四川保路运动越演越烈,引起了清朝统治者的极大不安和恐惧。9月2日,清廷下一道严厉的电旨申饬四川总督赵尔丰,严令他要弹压四川民众,如果再发生事端,就要定他大罪。同时,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端方早已利用四川保路运动闹大的机会,参劾赵尔丰,想谋夺四川总督职位。

  赵尔丰本是一位特别看重官位的官僚,又是嗜杀成性的刽子手。面对朝廷的严厉申饬,他深深感到自己已失去朝廷的信任,如果再不采取强硬手段惩办参与四川保路运动的民众,自己的官位必然不保。于是,赵尔丰在9月4日致电内阁表明态度:川人不听解散,惟有兵力剿杀,请朝廷维持。“这个时候,赵尔丰已经阴谋用武力镇压保路运动。”李永晖说。

  恰在此时,赵尔丰找到一个借口。9月5日上午,川汉铁路公司召开特别鼓动大会,铅印传单 《川人自保商榷书》在会场上散发。《川人自保商榷书》由同盟会会员朱国琛、杨允公、刘长述三人起草,猛烈抨击清政府卖国,号召四川人民团结起来自保,透露出四川独立的主张。

  急于镇压保路运动的赵尔丰一口咬定,《川人自保商榷书》是保路同志会的文件,其中提出的自保条件,实际是 “遂图自立”,“俨然共和政府之势”,是谋逆。于是,赵尔丰立即找他的心腹商量对策,加紧调兵遣将,在成都布防,“凶相毕露向四川人民举起了屠刀”。

那夜成都城内血流成河

  9月7日,川汉铁路公司召开股东会议,赵尔丰派人到会场,请保路同志会和汉川铁路股东会负责人到总督衙门看邮传部对川汉铁路的回电,并磋商路事,将蒲殿俊、罗纶、张澜等人诱骗到总督衙门。

  “据史料记载,当时总督衙门内外是手执步枪的士兵环绕,房上、街口、外庭、内堂布满武士。”李永晖说,当被诱骗诸人进入总督衙门,就被清军士兵用绳索绑住,前后四周都是士兵杀气腾腾以步枪、大刀、手枪相向。随后,赵尔丰命令军警搜查川汉通路公司,封闭铁道学堂和股东招待所,查封了《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西顾报》、《蜀风杂志》、《白话报》、《启智画报》等宣传保路运动的报刊,并禁闭城门,密布街哨。

  当赵尔丰诱捕蒲殿俊、罗纶等人的消息传出,整个成都城震动了。成百上千的群众,每人头顶光绪皇帝的牌位,手拿一炷香,潮水般涌向总督衙门请愿,提出铁路民办,释放被捕者的要求。请愿群众越来越多,聚集在总督衙门门前。持枪守卫的士兵阻挡不住,人流冲进了总督衙门院内。然而,面对这些手无寸铁的请愿群众,营务处总办田征葵依照赵尔丰的旨意,下令向群众开枪射击。“一时间,总督衙门院坝内和院外枪弹如雨,遭到残酷屠杀的群众纷纷倒在血泊中。”

  李永晖告诉记者,面对武力镇压,请愿群众仍然不退散,田征葵就命令防军开炮轰击。成都知府于宗潼见此情景大哭,用自己的身体挡住炮口制止开炮,才避免了这一更大的灾难。可是,预先派有的巡防军守着各街口,禁止居民行走,开枪乱射。马队在街上乱跑,践踏群众无数。

  最让人伤心的是,赵尔丰竟下令3日不准收尸。当时,天降倾盆大雨,尸体被大雨冲刷浸泡后腹胀如鼓,一片凄凉的景象。“总督衙门就在今天的督院街,”李永晖说,那里到处是群众尸体,血流遍地。当时有人写了一首竹枝词控诉道:“手抱神牌有罪无,任他持械妄相诛。署中喊杀连开炮,我说官才是匪徒。”

《辛亥四川路事纪略》中钩沉历史

  尽管100年时间过去了,但人们仍然不禁要问:“成都血案”中到底有多少同胞遇难?

  李永晖说,曾经寻访过很多成都老人,他们都知道“成都血案”中死了人,但死了多少人?是哪些人?却并不清楚。“一直以来,大家都很关心,说不定这些死难者还有后人存在。”

  今年8月,李永晖在寻找有关辛亥革命的各种资料时,在网上无意间看到一份资料——《辛亥四川路事纪略》,这是清朝时一位名叫诵清堂主人的人所作。在这份资料里,收集了当时的奏折、上谕等原始文件。就在这浩如烟海的文字资料中,李永晖发现了一段记录,眼前不由一亮。“这是成都血案发生后,慈善机构统计的档案材料,里面记载着遇难者的姓名、年龄、籍贯等详细情况。”

  李永晖说,之所以会有这份记录,在于当时有关机构发放了抚恤金,并且还留下了家属名字的记录。“估计当时是进行了验尸,因为还记录下了每个遇难者中弹在身体何处、中了几枪等等。”

  那么,网上的这份《辛亥四川路事纪略》是否真实存在呢?几经周折,记者在四川博物院发现,民国时期出版的 《辛亥四川路事纪略》还收藏在该院。书页已经泛黄,显得陈旧,成为保存历史的一件文物。

  李永晖也仔细考察过 《辛亥四川路事纪略》中的记载。他发现,目前能查到的名册是记录了当场在总督衙门中遇难者的情况,有名有姓的共30人,还有2人不知姓名。“名单中记载的遇难者都是男性,年龄最小的才12岁。”他说,可以看出,这些遇难者都比较年轻,好多是学徒,住在督院街附近。

  记者看到李永晖整理的表格,遇难者有的是成都本地人,有的来自广汉、南部、简阳等地。他们或是做首饰的翠花匠,或是卖菜的菜贩,或是水饺店的店员……居住在粪草湖街、通锦桥、纱帽街、蝶窝巷等等街巷中。“他们是普通群众,好多职业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大相岭阻击战

  10月10日,四川博物院《希望之路共和之光》展览将拉开帷幕。展览中,一张黑白照片上,苍茫的群山连绵,望不到尽头。“这是大相岭阻击战的作战地点。”省社科院研究员、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曾绍敏介绍说。

  大相岭阻击战,是怎样的一段往事?曾绍敏娓娓讲述起尘封已久的往事。

同志军荥经起义

  “成都血案”发生后,成都附近的保路同志军立即起义,打响了围攻成都的战斗。而在此时,四川总督赵尔丰急调护理川滇边条大臣傅华封部的边军二十营等共约1万余人,从打箭炉(今康定)、泸定、建昌(今西昌)、越西等地日夜兼程,赶赴清溪(今汉源)集结,由傅华封节制指挥,准备长驱直入镇压同志军,以解成都之围。“如果傅华封率领的清军到了成都,势必给围攻成都的同志军造成极为不利的战局,于是雅安、荥经等地的同志军决定在大相岭阻击清军。”

  大相岭是横亘在荥经和清溪之间的一道天险,要冲为大相岭的大关,是进入成都的必经之地。而荥经在大相岭东面,也是从打箭炉、建昌、越西进入成都的要道,因此要守住大相岭,就要首先占领荥经城,以便为扼守大相岭提供人力和物资保障。

  “于是,同盟会会员、上川南重镇雅安哥老会首领罗子舟派人到荥经联络商量,准备起义,以阻止援赵清军东进成都。”曾绍敏说,1911年9月10日,荥经县同志军起义,士绅李永忠等人聚集民军,编成荥字营五大哨,派专人到雅安去约请罗子舟率同志军协助光复荥经,共同抵御援赵清军。

  到9月18日清晨,罗子舟派刘殿成为先锋,率领百余名同志军赶赴荥经,与荥经同志军200多人会合,同清巡防军700多人在白马庙相遇,打响了攻打荥经城的第一战。

  当天中午,罗子舟领兵到达荥经新添站,定下了攻打荥经城的部署。“然后,罗子舟就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同志军从南门渡河入城。”曾绍敏说,每个同志军都手拿火枪,用一大叠草纸捆在胸腹,以抵御枪弹。罗子舟则头缠黑布巾,光着脚,口衔一把朴刀,手提一只毛瑟枪,带领众人勇敢地冲向清军兵营。

  荥经全城的民众也声援助战,高喊“清军投诚免死”,呐喊声震动山岳。见同志军来势凶猛,清军官兵惊吓得不敢应战。哨官王廷权连忙跑出营房,代表清军向罗子舟投诚,荥经城内的200多名清军全部归顺投降。

大关阻止清军东进曾绍敏说,荥经打下后,罗子舟和李永忠等士绅又商量阻击援赵清军的大计。经过研究后,他们决定派张玉麟守大渡河口,派谭载阳、程友山率领挑选的健勇300人,迅速进驻大关防守。又命令各乡团勇4000多人组成的同志军分别防守鹅项岭、晒垫坪、泥巴山、达麻岗、九把锁等隘口。大相岭附近的清溪也有吴廷相、黄绍宗等人组织同志军防守,共同阻击清军东进。

  参与大相岭阻击战的同志军判断,清军将会集中兵力,从清溪来攻大关,于是特别加固了大关的防御工事,加强了防守兵力。

  9月20日,清军图谋突破大相岭天险,从清溪来攻大关。同志军进行了有力的反击,取得阻击清军的首战胜利。9月22日,清军标统叶荃指挥600多人冲击大关,同志军奋勇作战,击毙击伤清军数十人。然后,清军统领马守成又率领2000多人多次冲锋,但均被同志军打退。双方相持了40多天,清军不能越过大关一步。“当然也就没有兵力能去成都援助赵尔丰。”

百折不挠的武装起义

  走进位于井研县的熊克武故居,房中陈列的他曾经用过的笔、书、眼镜、收音机等物品,在见证着当年主人亲历的革命风云。“这位1905年就加入同盟会的早期会员,奉命返川开展武装斗争,联络革命党人,发展同盟会员,先后发动泸州起义、成都起义、广安起义、嘉定起义等,体现出革命者百折不挠的精神。”关注了熊克武十年的乐山作家石念文向记者介绍说。

  1904年冬,熊克武与好友但懋辛从上海赴日,次年夏考入东斌学堂学习军事。1905年8月,孙中山在东京创建中国同盟会,熊克武与吴玉章、但懋辛、董必武被选为评议部议员。11月,日本政府发布《清国留学生取缔规则》,激起广大中国留学生的愤怒。12月下旬,熊克武和秋瑾等人毅然回国。

  1906年冬,熊克武接到同盟会总部的命令,要求他返回四川,与谢奉琦、黄树中共同主持四川同盟会工作,联络会党展开武装斗争。

  “1907年10月1日,熊克武与佘英、谢奉琦等在江安、泸州组织武装起义,这年他才22岁。”石念文说,可惜因为事情泄露,起义失败。于是熊克武又奔赴成都,在10月4日又举行武装起义,再次因事泄失败。但四川革命党人没有气馁,决定于12月3日晚在宜宾再次组织起义。然而,由于叛徒将起义的全盘计划向官府报密,起义又夭折。

  1908年春,熊克武和佘英前往日本东京购得手枪30余支,子弹2000多发,在冬天运回了四川。“他们决定于1909年2月10日在广安发动武装起义,由佘英、熊克武率队分别进攻巡防营和州署。”石念文说,是夜,熊克武带领队伍进攻州署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原来,在州署值班的堂勇不多,一听到枪响全躲了起来。巡防营位于州署的坡下,这时也没有传来一点枪炮声。熊克武感到很奇怪,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不再搜捕知州,立即转攻巡防营。巡防营的门卫和州署的门卫一样不堪一击,起义军突破了大门。正在分头搜索两边营房时,州署堂鼓大响。熊克武知道这是敌人传集救兵的信号,赶忙命令撤退。“广安起义同样也失败了,可这场硬仗扩大了革命影响,动摇了清王朝在四川的根基。”不久,百折不挠的熊克武又组织了嘉定起义。

  1911年4月,孙中山决定举行广州起义,熊克武奉命率敢死队攻打两广总督府。武昌起义爆发后,熊克武又被公推组织蜀军参加北伐。1912年四川军政府成立后,熊克武担任川军第5师师长兼重庆镇守使。

  石念文告诉记者,泸州起义之后,熊克武就被清政府列为通缉犯。有意思的是,他从未被抓到过,并且在战场上厮杀多年,没有受一点皮外伤。

王人文的密折

  在“百年辛亥”展览中,一份档案复印件引起人们的注意——四川护督王人文请求清廷惩办铁路借款合同签字大臣盛宣怀的密折。“原件保存在中央档案馆。”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李永晖说。

  李永晖告诉记者,王人文是云南人,当时在四川担任护督,也就是代理总督。1911年5月,当清政府夺路卖路的“铁路国有”政策出笼后,首先就向粤汉、川汉铁路开刀。同月20日,清政府迫不及待地让邮传部大臣盛宣怀与英、法、德、美四国银行代表签订粤汉、川汉铁路借款合同,借款600万英镑。并且,清政府为了切断四川、湖南两省商办铁路的经济来源,行釜底抽薪之计,下令四川、湖南停止收租股。

  “王人文认为借款合同是损失国权。”李永晖说,于是,他密折上奏朝廷,希望朝廷惩办签字大臣。同时,“铁路国有”的上谕传到四川后,川人奋起反抗,保路运动爆发。1911年6月,四川保路同志会成立,当天就组织民众到总督衙门请愿,要求王人文代奏朝廷,“请求废止借款合同,撤回收路成命”。

  面对浩浩荡荡的请愿队伍,王人文叫人打开总督衙门大门,站上一张板凳讲话。王人文答应请愿民众,他立刻替民众电奏朝廷,代民众力争。

  然而,王人文的上奏并未让清政府收回成命,反而让自己被罢官,被送到北京受审。当王人文才走到西安,武昌起义就爆发了,他也就幸运地未再到北京接受朝廷的惩办。(记者 陈四四)

 楼主| 发表于 2018-11-7 17: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学习,缅怀.。
发表于 2018-11-9 14:2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